当前位置:主页 > 常见问题 >

“随叫随到”本来是网约车的核心意义之一,如今除了清闲时段,几乎已经不可能实现了。

 

 

广州南站,深夜十二点。

 

过完周末的人乘坐晚班火车抵达广州,在等候出租车和网约车的出口处,集结了越来越多的旅客,四车道的出站道路也挤满了车,堵得纹丝不动。

 

很多人都拿着手机,一分钟要看几次网约车App的等候接单界面,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没有车接单。快车没有,优享没有,换了别的网约车App,也没有。

 

路边有几辆出租车空着不走,有人走上前去弯下腰,问车窗里的司机走不走、多少钱,得到回答后,又退回到马路边。

 

在广州,出租车拒载议价的现象,屡禁不绝。图/新快报

 

眼看着快十二点半了,依然没有人接单,试一试约专车吧,一看价格,从广州南站回到天河东,预计190元左右,比平时贵了将近一倍。

 

这个价钱,足够买一张高铁票出省旅游去了。

 

 

急着回家休息,把心一横,点下“呼叫专车”按钮,10秒钟不到,打到车了,只是回到家时已经一点多,洗漱完毕躺上床时都两点钟了。

 

第二天,睡眠不足,赖床到了早上八点,急急忙忙约了一辆网约车,派单派到了3公里之外,等了十几分钟才到,路上又赶上了周一的早高峰,车子走走停停,到达珠江对岸的公司时,花了39元

 

省着点,这39元可以在平价茶餐厅吃三顿碟头饭

 

网约车的打车难度和价格,跟出租车差别不大,我们仿佛又要回到那个打不到车的年代了。

 

一位女乘客在车窗咨询司机能否前往要到达的目的地。图/新快报

 

“排队256人,加价20也没人接单

 

出租车的打车难问题,一直是拉低城市印象分的那块短板。

 

遇上出行高峰期和出租车司机的交班时间, 任你怎么向出租车司机热情地招手,恐怕也没几辆车会停下来,停下来的往往不肯打表,一开价就是平时价格的几倍。

 

春节后的2月14日,***记者在北京三里屯打车到宣武门,出租车司机开价“100元,不打表”,见记者准备砍价,司机还冷笑地嘲讽他:“这边就没有打表的车,现在大过年的有几个出租车呀,路也不好走。

 

还有一对父女想从宣武门坐到北五环的中央党校附近,20公里路程,出租车司机开价200元,正常价格应该是60元左右,而且司机还要再拼一个顺路的,急着走就再加100元,一副爱坐不坐的大爷样子

 

***、机场外的出租车候车处,往往大排长龙。图/新华社

 

从前打出租车的难和贵,多少带有随机性质,运气好时还能遇到个别讲规矩的司机;而现在,网约车把打车难和打车贵都数字化了, 明码标价,一视同仁。

 

“排队93人,预计2小时以上”,笔者有一次晚上十点钟加完班后约个车,网约车App却说前面有上百人在排队等待,排到你要2小时以上,如果你愿意等,“预计明天03:34到达目的地”。

 

同城同区,五公里内的路程,步行回去一小时足够,骑单车最多只要半小时,打网约车却要等2小时才能上车。

 

 

夸张吗?“排队256人、加价20也没人接单,我都叫了2个小时了”,网友遇到的这种情况,早已是打网约车的常态。

 

 

今年3月,在全国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建议“降低网约车的准入门槛,缓解百姓出行难问题”。

 

他给出了一组数据:

 

“在2018年相关部门扣车罚款等处罚措施日益严格的背景下,接单司机数从2018年3月到12月降幅高达42.4%。据测算,乘客从开始叫车到有车接单的时间大约是之前的1.5倍

 

以北京为例,普通工作日早晚高峰时段,乘客从叫车到成功上车,平均等待时间超过13分钟,热点区域叫车等待时间往往超过30分钟。”

 

“随叫随到”本来是网约车的核心意义之一,如今除了清闲时段,几乎已经不可能实现。

 

Uber与国内网约车平台竞争的年代,一去不复返。

 

人车合规了,网约车却消失了

 

打不到车,直接原因是网约车太少了。

 

高峰期呼叫网约车,如果不是进入漫长的排队时间,就是因为附近无可用车辆,直接被网约车平台中止叫车。

 

今年春运前,北京三大***允许网约车进站接客,但网约车司机的积极性却不高。因为很多网约车虽然符合网约车平台的条件,却不符合北京“京人京车”的规定,进站后可能会吃到罚单。

 

如果不满足“三证俱全”(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》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》)的条件,网约车进站后不能免费停车,只能在网约车专区短暂上落客。

 

少数合规网约车,不愿意和乘客就“停车费谁给”发生争执,又担心排队出站的时间过,干脆就不做***的生意了。即使做,也是在站外等候上车,让乘客拖着行李步行一两百米到***对面上车,不可谓不麻烦。

 

网约车在***、机场接单载客,一度受到严管。

 

***的场景,是当下网约车困境最真实的写照之一,层层关卡,把大量网约车挡在了门外

 

2018年下半年,各地有关部门开始整顿网约车市场,不合规网约车陆续被清退出场。截至去年10月底,仅在南京一城,滴滴和美团就清退了将近20万辆不合规车辆;截至今年3月,上海清退了30.5万余辆不合规车辆。

 

但刨除不合规车辆之后,剩下的合规网约车明显难以应对庞大的出行需求。

 

《财经》前不久曾披露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的一组数据:截至2018年7月,合规网约车数量是17万,占网约车总量的0.54%,合规司机数量是34万,占司机总量的1.1%。

 

2018年8月1日上午,济南***,一辆注册某网约车平台的轿车被执法人员拦下接受检查。图/大众网潍坊

 

到了2019年,网约车合规化的进程依然缓慢。据《经济观察报》报道,目前全国拥有超过2000万网约车司机、超千万注册网约车,但获得牌照的司机仅有68万人、车辆仅有45万辆

 

也就是说,如果人车完全合规才能上路,中国人现在能够乘坐的网约车,不足50万辆,打车怎能不难,车费怎能不贵?

 

3月21日,滴滴公布了网约车合规进展,表示已在全国124城获网约车平台证。而不久之前,有媒体得到的一份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,滴滴去年亏损高达109亿元,很难说这与合规成本上升无关。

 

这笔亏损,最后会嫁接到谁的头上,乘客和网约车司机都逃不掉。

 

2016年,苹果CEO库克到访中国,曾与滴滴总裁柳青会面。

 

破案越快、案情越透明,

公众就觉得越不安全

 

众所周知的是,有关部门对网约车行业进行雷厉风行的合规化整顿,肇始于2018年5月和8月的两起顺风车司机奸杀案,一名空姐和一名幼师不幸遇害,将网约车行业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 

北京市海淀法院网当时发布一篇题为《滴滴出行车主犯罪情况披露》的文章,详细罗列了滴滴司机引起的刑事案件,包括劫杀女乘客、猥亵女乘客、打人、盗窃等,还披露了个别专职司机的前科,曾犯下交通肇事罪、组织越狱罪、贩卖毒品罪、妨碍公务罪等。

 

在舆论压力和监管压力下,滴滴出行宣布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。

 

北京市海淀法院网

 

因为网约车管理不规范导致的安全问题,自然不容忽视,但盘点过去的网约车车主犯罪情况,不难发现,这些案件很快就告破了,没有陈案、积案。

 

原因也很简单,出租车的交易是在线下进行的,有很多空间可以瞒天过海地犯案。

 

而网约车司机的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、乘客的个人信息以及整个行车路线,都会被网约车App记录和监控,即使网约车司机一方成功造假,依然无法掩藏全部犯罪痕迹。

 

犯罪分子利用出租车连环作案。

 

不仅如此,网约车的安全事故,其实并没有网友想象的那么多。

 

去年10月,最高法发布的报告《网络约车与传统出租车服务过程中犯罪情况》显示,网约车司机的每万人案发率(0.048)要远远低于传统出租车司机的每万人案发率(0.627),后者是前者的13倍之多。

 

然而,网约车“破案率高,破案速度快”的情况,却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“破案越快、案情越透明,负面传播就更广泛,公众就觉得越不安全”的悖论,而传统出租车司机造成的罪案,往往得不到同等规模的舆论关注,甚至还有不少人觉得传统出租车更安全。

 

图/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

 

与性侵、猥亵、性骚扰有关的案件引起的舆论,对网约车司机的公共形象也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影响。

 

今年1月,吉林长春的一位女大学生小陈与两名女同学一起搭网约车去机场,在路上时三人都觉得困,小陈误以为司机给她们下**,拿出防身的水果刀要求司机停车,不小心划伤了司机。

 

在行业收缩和职业形象受损的情况下,网约车司机跟出租车司机比起来,不再是一个吸引人的职业,很多网约车司机开始往回跳。

 

一些网约车司机开始跳回出租车行业。图/How Hwee Young

 

“再干几天就辞职,回去跑出租车”

 

前几年,网约车行业上演补贴大战的时候,一个稍微勤快点的司机,一个月拿到一两万元不是什么难事。而如今,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已经大幅插水,而工作强度与出租车司机不相上下。

 

腾讯创业去年底发布的一篇调查报道显示:网约车司机在一线城市日流水大概在300-600元,二线城市300-500元,三四线城市200-300元,且需一天干满10小时。

 

每天收入600元,一个月也才1.8万元,尚未扣除油费、维修、保养等运营成本,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实在不算高收入。

 

图/Hardy/腾讯创业

 

派单少、工作劳累,是网约车司机最常吐槽的问题。

 

去年7月***曾报道,有的网约车平台要求司机在线14小时,才可拿到1000元保底收入。

 

有司机表示,他每天要保证在线10小时,才可以享受到网约车平台优先派单和每天600元的保底收入,“刨去油钱和吃喝成本,一个月可以赚**千,供养在老家上学的孩子,基本没什么问题”。

 

如果他能够996,一个月也许能拿到上万元工资,但那可能会赌上自己的性命“保证在线14小时保底1000元,但是极少有人可以达到在线14小时……太累了,也不安全。

 

而**千元的工资,在网约车司机里已经算中上收入了。曹操出行的一位司机对媒体表示,今年2月他跑了282单,平均每天10单,除开上交公司的部分,到手只有五六千元

 

网约车打车难,已成常态。

 

收入低,工作强度大,未来也看不到提高和改善的可能,网约车行业越来越难留住人。财经博主@北京塞冬 不久前遇到的一位网约车师傅就告诉他,自己打算再干几天就辞职,回去跑出租车去。

 

去年网约车开始合规化整顿时,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断言:人车完全合规之日,便是你我打不到网约车之时”如今看来,恐将成真。

 

网约车终须合规化,这是合乎行业发展和民情民意的逻辑结果,但合规之后,网约车可能会变成一种新的事物——也许更接近出租车公司。

 

网约车也许会变成另一种出租车。
本文由杭州讨债公司www.tnsou.com编辑发布